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姐奴妹主 2
姐奴妹主 2
 接下来,“哗”的一下子,一股温暖的水流,冲入我的嘴中。带点咸味儿的尿液,直溅到我的喉咙里,灌的嘴里满满的,我急忙一口一口的咽下去。对于一整天都没有喝水的我来说,主人的尿水无异于甘露般的甜美。当这灼烫的激流顺着我的食道流入胃中的时候,全身都浸泡在这一阵阵无法抗拒的快感中,阴道里痉挛般的抽搐着。 

  因为我没有手臂,所以这时就无法把主人紧紧抱住,不能让主人的尿道贴在自己嘴上。于是,主人的小便,很多都尿在了我的脸上,溅的我和主人满身都时,一股股的冲刷着刚被主人舔在脸上的唾液。 

  不过,主人似乎很喜欢这样为我洗浴,总是故意不将淫户对准,让我全身都沐浴在小便的浇洒之中。 

  尿水顺着我滑腻的肌肤流下来,流淌过玉颈、乳房、小腹,都汇流在我那颤抖的阴户和屁股上,又沿着大腿点点滴滴的洒在棉被上。 

  快感也随着这金黄色的小河,盈盈的灌注在我的全身上下,似乎每一个毛孔都淹溺在这股洪流之中,每一片被浇淋着的肌肤好像都变成了性器,传递着难以言喻的快感! 

  主人尿完之后,把淫户靠过来,贴在我的嘴上,让我伸出舌头将残余的尿液舔的干干净净,我吸允着主人的阴唇,把舌头塞在里面,轻轻的搅动着,一股粘粘的液体流了出来,和小便的味道大不一样,有点儿酸溜溜的,又滑又腻,我知道那是主人的淫水儿。 

  我更加卖力的侍奉着主人,能让主人快活,是我最大的幸福!不一会儿,主人就在我的舔吸之下,呻吟了起来。 

  “…啊…啊…姐姐…好棒啊…真舒服…啊…啊…在深一些…啊…好…啊…好舒服啊…啊啊…” 

  我听着主人的娇喘,心里一阵阵温暖,强烈的快感过电似的涌过来,主人和我的阴道里,淫水儿都流的更多了如果我还有手指头儿的话,这时我一定会忍不住狠狠的插在自己的阴道里… …真有点儿怀念手臂还在的时候啊,现在,我只好夹紧双腿,扭动着来回不停的摩擦,借以安慰我那如同被烈火烧烤着一般不断抽搐的阴唇阴道。 

  主人享受了一会儿,见我已经是媚眼如丝,娇声气喘的快不行了。忽然停下来,笑着对我说:“姐姐,我还没有完呢,我们再接着来… …好不好?” 

  我一听,脸上烧的更红了,低着头,小声说:“…奴婢听主人吩咐,请主人随意… …”虽然我们每天都在做,但随意做什么,到现在我还是说不出口来,毕竟还是脸嫩姐姐笑着扶我坐下,然后又伸腿跨在我的脸上,把我的头紧紧的?性诹酵戎洌已雒娉迳希徽藕旌斓男×扯蘸萌谥魅说墓晒抵小?

  这时,我的小嘴儿正对着主人的肛门,主人粉红色的肛门上,还粘满了淫水和尿液,又光又滑的。 

  我伸出舌头来,轻轻的舔在上面,又张开樱唇,亲吻了起来,我吸允着主人的小菊花孔,还把舌头也往里面使劲儿塞着,随着我的爱抚,主人的肛门开始微微的颤抖,淫糜的呻吟声也从主人口中不断的传出。 

  我的舌头被主人的肛门?性诶锩妫孀鸥孛乓徽乓缓系某榇ぃ嗉舛返慕艚舻模煅目旄惺刮腋咏粽牛魅烁孛胖心枪止值奈兜啦煌5拇矗姨袄返奈首牛凰恳采岵坏美朔眩睦锍渎颂鹛鹈烂赖母芯酢?

  终于,我感到主人的肛门里有一团湿湿的软软的东西,顶在我的舌尖儿上了,一阵兴奋传遍了我的全身。 

  “…嗯…嗯…嗯…唔…唔…”主人鼻子里哼哼着,我知道这时主人正在使着劲儿,把小腹中的大便用力挤出来。 

  主人的肛门一点点的张开,我连忙把自己的小嘴更加紧密的贴在上面,拼命得吸允着,主人也感觉到了我在她肛门上的舔弄,从压在脸上的阴户中,不住的流淌着粘粘的淫水儿。 

  这时,一块儿暖融融的大便,缓缓的从主人的肛门中挤了出来,一股新鲜的粪便气息,霎时飘散在整间屋子里。我尽量将嘴张的更大,把那正从主人身体里钻出来的屎块儿轻轻的含住,用舌头慢慢的舔吸着。 

  主人和我这时都是浑身发热,香汗四溢,止不住的打颤发抖,淫水也流的更多了。当主人的粪便,灌入我的嘴中,柔软滑腻的粘在舌头上面,登时一阵酸麻的快感,从我的阴道中,传了上来,一阵抽搐之后,淫水潮涌般的冲出。我知道自己仅仅是吸允着主人的尿水、粪便,就已经达到了高潮!我轻轻的闭上朦朦胧胧的双眼,回味着高潮的余韵,任由主人随意的“浇灌”。 

  主人的大便,不停地从肛门中拉出来,渐渐把我的小嘴儿填的满满的,再从嘴角一点儿点儿的溢出,堆在我的脸上,又和我嘴边儿上的唾液、小便还有淫水,溶化在一起,缓缓的顺着我的脸颊、脖子,一着流到饱满的酥胸上。 

  粪便的味道怪怪的,还有一点苦味儿,但是,只要是主人拉出来的,我就都喜欢,一点儿也不会觉得恶心。主人总是让我含着,却不许我咽下去,说大便和小便不同,吃多了的话,对身体健康不利。但当我每次把主人的大便含在嘴里时,都会用唾液把它慢慢的融化,偷偷的咽一点儿下去。心里甜甜的,暖暖的。 

  主人的粪便这时也都拉完了,堆了我满满的一脸,流的浑身上下到处都时,主人的屁股和大腿上,也粘糊糊的沾了一大片。黄稀稀的又湿又软。

  主人娇喘着蹲了下来,和我坐在一起,把手伸过来,将我脸上的粪便轻轻的抹掉,捧在手里,笑着说: 

  “我拉完了啦,来,姐姐,现在可以都吐出来了…” 

  我低下头,把嘴里的大便一点点的吐在主人手里,心里忽然有一阵舍不得的感觉。 

  主人抓着满满一手的粪便,微笑着,开始在我身上温柔的仔细涂抹起来。热乎乎的大便,抹在肌肤上,又软又滑,舒服极了。主人抹的我浑身都是,乳房、小腹、肚脐眼儿,大腿和屁股上更是厚厚的涂了一层。我乖顺的坐着一动不动,任由主人随意摆布我的身体。 

  暖烘烘的粪便气息,淫糜的充满了整间屋子,并没有多臭,闻起来满温馨的。而且,对于我们来说,无论多昂贵高级的香水,都无法与此时我们自己身上的芬芳气味儿相比拟。 

  主人将我全身都染成了淡黄色,那沾满粪便的双手,在我身上不住的来回游走,抚摸遍我每一片娇嫩的肌肤,每当主人灵活的手指儿滑动到我敏感的阴户时,我都会用那仅有的双腿把主人的手掌紧紧的夹住,由于我自己无法手淫,这时就愈加渴望着主人的恩赐,更舍不得主人将手抽出来主人把所有的大便都抹在了我的身上,然后什么都没有说,就静静的抱着我亲吻了起来。 

  我们四唇相交,互相吸允着两人口中的唾液,粘满着粪便的一对儿小香舌儿,纠缠着搅在一块儿,不住的扭动。两张小嘴儿紧紧的贴在一起,我们都深深地呼吸着对方所吐出的湿润的气息,生怕漏掉了一丝一毫。 

  主人把全身都靠了上来,一双赤裸的肉体紧密的挨着,温润粘湿的尿液和粪便润泽着我们娇嫩的肌肤,淡黄色的香霁染遍了两人柔软的身躯。 

  主人的手臂环拥在我的身后,把我抱的死死的,两对儿尖廷饱满的乳房,互相挤压着、摩擦着,坚硬鲜红的乳头儿也都一起浸泡在粪便和尿液里,不停的来回揉搓扭曲。这些屎尿的粘液,也都仿佛有着生命一般,轻轻的抚摸着我们全身上下。四条修长光滑的秀腿,相互缠绕蠕动着,好使两人湿润的阴户可以更加亲密的结合。 

  我们那娇颤着的阴唇,还有那鼓涨着的淫蒂,也都双双贴在一起,摩擦着互相蹂凌、摧残。淫水儿也在不断的涌出,润滑着我们的细嫩的身躯。

  主人和我这时都已经渐渐的神志模糊起来,只凭着本能的欲望,贪婪的相互榨取着那无尽的快感。无法言喻的欢乐充斥着我们的躯体,温暖的柔情使两人的心灵更加接近,淫糜的气息飘散在空中,将我们轻轻的包容着。 

  终于,我们一起迎来了高潮,强烈的快感刺激着身上每一个细胞,我们都能感觉到,对方在不停的抽搐着、颤抖着。两人的淫水儿汹涌的奔腾而出,汇流在一块儿,顺着大腿、屁股,涓涓的滑落到身下的棉被上。 

  主人拥抱着我的身体,静静的躺在一起,享受着高潮带来的快感和舒畅。我们都不忍把身体分开,互相感受着对方的体温,两个人一动不动的温存着,房间里只有挂表还在嘀嘀嗒嗒的响个不停。 

  我们又亲热了好一会儿,主人拉着我的身子坐了起来,互相凝视着对方,看到都是一脸的屎尿,忍不住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心里却充满了满足和喜悦。 

  “姐姐,刚才味道好不好呀?” 

  “嗯,…好极了…” 

  我红着脸回答主人,想了想,又说:“…谢谢主人赏赐奴婢…” 

  主人听了,高兴的抱住我又亲又吻的。 

  接下来,主人随手在身边捡了一条毛毯,把我们身上的污垢,轻轻的擦拭了一遍,让我爬到别的地方坐下,又把毛毯和刚刚被我们弄脏的那条棉被,一起卷起来堆放在角落里,周末的时候一块儿洗。 

  主人帮我靠在一大堆枕头上坐好,让我先自己休息一会儿。我知道这时主人要上楼去准备我们两人的晚饭,由于我从来都不离开这里,所以家里的打扫和料理都让主人一个人包了。主人每天都要上班,回家以后又要收拾家务,还要陪我玩儿,真是辛苦极了,我心里总有几分过意不去,但主人说:照顾自己的宠物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从来都不让我过问。 

  “好好坐着,我去弄些食物来。”说完,主人站起来走到门口。 

  我见主人伸手正要去打开抽风机的开关,连忙把主人叫住,“啊!主人…等一下!我…” 

  主人回过头来,不知我要干什么。 

  我有点儿害臊,但还是红着脸对主人说:“主人,等过一会儿再开抽风机吧,我…我…奴婢还想再…再闻一下。” 

  等我说完,脸上早已羞的如同烤熟了一样,红扑扑的一片。主人听完了,脸上也被羞的微微发红,似乎廷感动的,眼睛里都有些湿润了,笑着对我说:“那好吧,姐姐就先一个人在这儿多闻一会儿吧,我要上去了。”回过身去拉开门,走了出去。 

  我目送着主人关好门,一个人静静的半躺在那里,等主人回来。 

  这时,屋子里充盈着我们两个人的气息,淫糜的味道儿飘满了每一个角落,把我熏的浑身暖洋洋的,我满喜欢这种气味儿的,粪便的味道这时一点儿都不觉的臭,混合着主人和我的体味儿,有汗水的味道、有唾液的味道、有我们的小便、大便,还有我们的淫水儿味儿。闻起来怪怪的,心里温温暖暖的舒服极了。 

  我看着我们的这间屋子,地下铺的棉被上和毛毯、枕头上,全都大大小小的印着一块块淡黄色的污渍,都是我们长年嬉戏玩耍时的痕迹,这种淡淡的颜色,不知为什么总也不能彻底洗掉,主人和我,谁也不在意,而且我一点儿都不希望把它们完全弄干净,主人说和我一起裹在这样的被窝儿里睡觉,睡的更香,更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