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女警 3
女警 3
 张彪立即又重新回到屋内去,不一会儿就又找来一条绳子然后连那另一只脚也给绑上了。

  “哈哈……这下动不了吧!”赵东淫笑着,手上在对方光滑的身体上来回抚摸着。

  “你……我求你了,放过我吧!”孟梦终于又软下来了。

  “可以……不过……”赵东指了指自己的分身:“刚刚那一下它还没够。所以嘛……只好用你下面的嘴来解决了。”

  “你这混蛋,猪狗不如的东西,畜牲、禽兽……啊……”孟梦知道一定逃不过恶运了,还没骂完,赵东用力一挺,已经刺穿了她二十几年的防护。

  赵东恨她刚刚差点踢中自己的宝贝,一上来便是一顿狠冲。

  孟梦虽然之前与张彪玩了一阵,又被赵东摸得有些湿了,不过却也禁不起他那根巨物第一次这么折腾。立即仰起头再次嚎叫起来。

  “快去找东西堵住她的嘴!”赵东向张彪吩咐着,更加大了力道,撞在对方弹性十足的大腿上,不断发出“啪啪”的声响。

  孟梦一听要被堵住嘴,突然猛的一探头,一口狠狠的咬在了赵东的肩膀上。

  “啊……”这次轮到赵东惨叫了。

  “你他妈的,快点放手!”张彪在一旁用力掰她的嘴,但就是不肯松开。

  赵东被她咬得实在疼,身下却更加用力狠冲。

  “啊……”两个人谁也不肯认输,一个死命的咬,一个死命的干起来。

  “臭婊子,你还来狠的啦?”张彪在一旁也是气得直咬牙,在孟梦身上连掐再拧。

  最后一狠心,找来根钢笔猛的一下插在了孟梦的大腿上。

  “啊……”孟梦这才受不了松开口惨叫出声。

  张彪立即掐住了,将两只袜子团成一团塞了进去。

  “啊……”赵东一看肩膀,流了不少血,更是心中有气,腰身用力,又是一阵狠操:“臭婊子,居然敢咬我。我就全射在你里面。”

  孟梦拼命的摇着头,恐惧再次袭遍了她的脑海。但此时再想后悔已经晚了。

  赵东一阵猛干,不知道是不是疼痛的原因,这一次居然比往常时间都长。

  对于还是刚破处的孟梦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恶梦,身体下现好像完全被撕裂了一样痛。

  “啊……”赵东终于射了进去,随着宝贝软软的滑出来,满意的站到远处。

  但他可没有闲下来的意思,拿起之前孟梦的假阳具,对准肛门不由分说上去就捅。

  孟梦闷哼一声,疼得满脑袋冷汗直流,但身体被绑着只能带动那椅子来回的晃荡。

  “哈哈……臭婊子,看你还狂!”张彪与她的仇最大,拿来两只乳夹上去就夹在了乳头上。

  这也要怪她平时太爱折磨男人,结果家里弄了一大堆工具,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如今都被用在自己身上了。

  孟梦可是第一次被这么粗的东西插破肛门,血顿时流了不少,疼得连身上都冒出冷汗来。

  赵东也被真弄坏了她,立即又拨出来了,不过血还是止不住的不断向外流。

  “彪子,去找找看有没有止血的,可别弄死了!”赵东吩咐了一声。

  张彪走开,赵东这才小心的拿下她口中的袜子:“你只要合作点,就少受些苦,明白吗?”

  “明……明白!”孟梦真是疼得怕了,她何曾受过这些。对眼前这个男人,已经完完全全生出恐惧之心了。

  赵东满意的点点头,轻轻摸在那还带着血的两片肉唇上:“现在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经过这么多女人,赵东很清楚,让一个女人彻底服从,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们亲自开口说出来。

  望了眼赵东凶恶的眼神,孟梦红起了脸回答:“阴……阴户!”

  “刚刚我都射进去了,你说……会不会怀上呢!”赵东笑着,摘下夹子,开始在两个乳房上又摸又吸。

  “应该会吧!”孟梦难过的别过头去,已经忍不住流出泪来。从小到大自己哪受过这种委屈,想不到现在居然被臭男人强奸,还要说出这种话来。

  张彪这个时候终于把药弄来了,不过是些去痛的,却没有找到止血的。

  没办法,赵东只好把那里用水清洗了一下,然后向张彪使了眼色,两个人抬着她一直走到了阳台上。

  “你们……别……”孟梦吓得怪叫起来。

  阳台的窗户可都是透明的,而且附近的楼离这里也不远,自己这副模样,别人弄不好可是会看到的。

  “要把你这里吹干才行,不然血流太多可是伤身体的。”赵东淫笑着,从后面搂过去,一只手搓动乳房,一只手在阴户里扣弄起来。

  张彪也是坏笑连连,伸过头去在另一只乳房上捏着。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因为他占了主动。

  “我求求你们了……”

  孟梦竟然哭出来了:“让我进屋吧,让我做什么都行。”

  “真的?”赵东笑着点点头,又和张彪把她重新抬回来。其实他也想尽快带孟梦回屋。毕竟这里可是警察大院,要是真撞上了,可是会没命的。

  “现在学两声狗叫!”赵东命令着。

  孟梦只犹豫了一下,很快就真的学狗叫了起来。

  赵东向张彪一使眼色,张彪拿出早就准备好的DV在后面录起来。

  “你是个贱女人对吗?”赵东问。

  孟梦点了点头:“我是!”

  “谁是?谁是贱货!”赵东又问。

  “孟……孟梦是个贱货!”孟货说完又低下头哭了起来。

  “你喜欢被男人操对吗?”赵东又问。

  “是……”孟梦的头更低了,要不是被绑着,只怕会直接触到地上去。

  “你是不是想我操你?”赵东继续侮辱着她。

  “我……是……”孟梦不敢反抗,只好点头。

  “那好,既然你要求,我就来了!”赵东兴奋的喊了声,然后走过去,提起宝贝对准了洞口。

  “不是……啊……我……”孟梦惊慌之余这才发现,张彪正拿着DV从后面走出来,开始对准了自己的脸,然后慢慢向下,是赵东的巨大宝贝在自己体内缓缓插入。

  “嘿嘿……”两个男人的淫笑声不断在耳边响起,孟梦只觉得下身一紧,疼痛再次传来。


  已经两天了,张彪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孟梦的也是。所以现在张彪正在卖力的摆动着腰肢报仇。

  他们已经收好了一切照片和摄像,并且又替孟梦向单位请了病假,这才开始逍遥自在的生活。

  “啪……”一下下清脆的响声传来,赵东把目光从电视上收回来,张彪正用狗趴式在孟梦身后疯狂进出着。

  孟梦的两只巨乳十分有力的在眼前晃荡,看得赵东也是一阵心动。

  不过他还没有要下手的意思。事实上这两天一直都是张彪在胡来。不过之前因为他的伤没好全,显然孟梦直到此刻才稍显尽兴。

  赵东虽然一直在看电视,但心中却根本在暗自盘算着如何应付过车祥这一劫。

  自己本来要钱有钱,要美女有美女,傻瓜才愿意和他合作呢。再说那强哥肯定是个大人物,一踩脚自己连小命都得搭进去,万一跟着车祥胡干,真再得罪那位老大,自己可就全赔进去了。

  “彪子,你去买些吃的回来。顺便再带些酒上来,冰箱里可都没了。”赵东突然吩咐起他。

  虽然极不情愿,但张彪还是不情愿的离开孟梦的身体,穿好衣服转身走了出去。

  孟梦的两只手仍然向前被绳子绑着,这女人实在太厉害了,虽然有照片做保障,赵东和张彪还是不敢轻易冒险。

  她的屁股此时正高高撅起,摆出任人宰割的模样。

  赵东看得一阵气紧,身下已经快要发疯的宝贝终于再次抬起头来。

  “你认识车祥吗?”赵东还是强忍着,向孟梦问了起来。

  孟梦终于清醒了些,抬起头,却露出一脸疑惑的样子摇了摇头。

  “我之所来找你,全是因为他让我来的!”赵东简单的向对方说明了一下情况,当然略去了自己最先干的那些坏事,把责任全推到了车祥父子还有张彪身上。

  “看来你也是被迫的!”孟梦脸上一扬,虽然赤身裸体的被绑着呢,居然也还嚣张起来:“你现在马上放了我!我会回所里调人来。然后把他们那个淫窝一举消灭。”

  赵东可不是傻子,放了她,她自然会灭掉车祥,不过自己只怕也好不到哪去。

  而且前几天自己还捅破她的肛门呢,要真落她手里,自己只怕也会菊花不保了。

  赵东明白这女人用软的是绝对不行的。干脆险中求胜,双手一伸,用力抓起两个乳头狠捏起来。

  孟梦疼得一声惨叫,但很快就被赵东几个大嘴巴又给抽了回去。

  赵东一阵狠抽,打得她满脸都是红掌印,然后又慢慢走到后面去,伸手扣弄起张彪留在她体内的东西来。

  扣了半天,才终于慢慢流出来一点。

  “啪……”赵东狠狠一下打在屁股上,孟梦一哆嗦,有多半倒是吓出来的。

  “你这里还会吸呢,是不是很想要被男人干啊!”赵东问。

  “啊……”孟梦此时才终于有所醒悟,自己根本一直是任人鱼肉,忙不敢再放肆,低声回应他:“是……”

  “我没听到!”赵东又是狠狠一下打在了屁股上。手上更加用力的扣弄起来。

  孟梦被她弄得屁股也跟着左右摇摆,羞红了脸回答他:“我……孟梦想要被人操!”

  赵东又是狠狠来了几下,打得孟梦哭着求饶这才停下来,再一看,那两对大白屁股竟也被打得通红一片:“你想哪里被操呢?”

  赵东弄了弄小穴,又转挖向屁眼。孟梦整张脸都像是烧着了一样:“我……

  我都想!“

  赵东却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变态。他本以为对方会回答一个地方呢,没想到居然都要。

  “臭婊子,真是天生欠操!”赵东大骂一声,拿起鞭子来,对准背上又是一顿狠抽。

  抽了一通,再一看那孟梦虽然叫得凄惨,但脸上却越来越显出兴奋的红色。

  “妈的,真是天生贱货!”赵东骂了句,下面的宝贝再受不住了,腰身一顶,对准肛门直插了进去。

  这几天张彪虽然有些差劲,但可没少折磨那地方,所以到现在还是张开着的一个小洞,十分容易就放了进去。

  赵东可是老手了,虽然这女人的括约肌明显比别的女人要紧得多,但还是十分轻松的应付下来,没一会儿便开始抓住孟梦的头发一阵疯狂的猛冲。

  一边动,赵东一边还不忘用鞭子狠抽。

  孟梦一边惨叫着一边摆动着屁股,虽然听声音很痛苦,但赵东看得出来,她其实十分享受。

  赵东可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变态的女人。不但会去爆男人的菊花,而且自己居然还喜欢被人虐待。

  不过既然她喜欢,自己也不能手下留情了。

  赵东一边抽一边用另一只手拍打屁股,身下更是大力的进出,他可是从没有在一个女人身上这么累过。

  好一会儿,赵东才终于大喝一声,将精液全都射进了直肠内。

  “啊……”孟梦竟然也发出满足的呼声来。

  赵东虽然有些累,不过可没有闲下来的意思,拿起假阳具再次塞满了对方的肛门,自己却伸过头去开始在肉穴上来回进出着。

  “主人你的舌头好……好棒啊!”孟梦被他一顿毒打之后,竟出奇的兴奋,如今竟扭动起腰身配合起他的动作。

  赵东不理她,一路摸上去,在她两个乳头上再次大力掐起来。

  每一次狠劲捏这里她都会很兴奋。

  果然,孟梦兴奋的惨叫的同时,蜜穴中的汁液开始增多。

  赵东干了一阵,终于也有些控制不住想要出来了。不过他可不想这么快就结束。

  一眼又看到了孟梦警裤上的皮带了,走过去拿起来照着背上狠狠的打过去。

  “啪——”孟梦全身都哆嗦了一下,随着一声惨叫,屁股却抬得更高了。

  “贱人……爽不爽啊!”赵东问她。其实自己的心理也没什么把握。这皮带和那东西的效果实在相差太多了,只一下,背上已经是一块深深的红印了。

  孟梦额头冒汗,双眼充满惊恐的望向他,缓缓点了下头。

  “看来你真是个天生的贱货!”赵东知道对付这种强悍的女人绝不能手软,翻身上去,重新插进蜜穴中去缓缓进出着。

  “啪……”又是一记狠的下去。

  孟梦杀猪的嚎叫着。赵东可是吓了一跳,虽然现在是大白天,正是都出去上班的时候,不过她这叫声也确实是太大了些。

  但赵东却同时又发现了另一件十发有趣的事,那就是自己那一记狠抽下去之后,对方的阴道内,居然涌出一股热流来,十足一副兴奋过度时才会有的状态。

  “果然是个贱人!”赵东心中暗自寻思着,如果换成是朱秀英或是陈淑华的话,不是没力气的倒下,就是昏死过去了。想不到这女人居然兴奋到泄了。

  赵东找来对方的内裤给她堵上,开始最后一轮冲刺狠操,同时手上不停,疯狂的抽打下去。

  张彪开门进来时,赵东刚好将自己的精液全部射进对方的身体里面。

  当听到那连续不断的抽打声时,连张彪也吓了一跳,飞快的跑进屋内。

  孟梦背上尽是血痕,有些地方都已经破了,但赵东却很清楚,这女人的身体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兴奋,阴户内,已经不知道泄了多少次了。

  “东哥!——”张彪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以为赵东是有意下狠手。其实赵东是看到对方兴奋自己才敢这么疯来的,如果换成别人,只怕都容易崩溃过去。

  赵东假装得意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张彪的手机响了。

  看着张彪猛皱了下眉头,赵东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张彪拿起了手机,极为客气的向对方回应起来:“祥哥,是我,嘿嘿……一切顺利。东西回头就给您送过去。”

  “啊……?”张彪愣了一下,然后疑惑的走过来,把手机递到了赵东手上。

  “东子啊!”车祥跟自己可是一点也没客气,叫得还挺亲热:“你这次干得不错。再给那女人请个长假,东西让彪子送来就可以了。另外我还会再送你件礼物。十天之内,你就只管玩,别跟祥哥客气,知道吗?”

  “祥哥!贺天他……”赵东皱了下眉头,脑中飞快的转了几转,但还是不清楚对方到底卖弄什么玄虚,只好走一步算一步,先利用贺天来拖延时间。

  “你放心吧,我已经让他们回去了。你只要一直在那呆着就行了,哈哈……”

  车祥大笑几声,又吩咐赵东把手机重新还给张彪。

  张彪接过去,脸色一变再变,果然挂了之后,极不情愿的收拾了下东西,连多看身边那团白肉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便那么急匆匆走了。

  “赵……主人!”孟梦见张彪走了,却是一脸的兴奋:“就剩我们两个了!”

  “嗯……”赵东点了点头,伸出手去用力在对方充满弹性的胸前揉捏着。

  车祥一定有秘密。直觉告诉他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弄不好自己便宜没占着,反成了人家手中的一颗棋子。

  自己享受这十天,十天后,只怕就要轮到自己受罪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