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宋末情侣江湖路】(19)【作者:天谴淫人】
【宋末情侣江湖路】(19)【作者:天谴淫人】
字数:64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

  叶馨瑶睁开眼睛伸手在身侧摸了下,没有发现李大牛那肥胖的身体,缳首看到是在客栈里,这时她才确定自己确实是离开了天台县,以后完全摆脱避开了李大牛的纠缠淫辱。

  她撩开被子看到一夜过去后,因为子宫被李大牛精液灌满而隆起的小腹现在已经恢复原状了,才放缓了心,身上好像放下了一种负担般轻松。

  她换掉夜里被私处排出精液弄脏亵裤后,用绸布包好收起,今天是没法清洗了,毕竟是女孩家的贴身衣物也是不能乱扔的。

  穿好衣裙梳洗完毕她推开房门,就看到慕容启已经在院子门前缓缓伸展着一套拳法好像与后世的太极拳一样,舒展大方而又有些刚猛有力。

  慕容启见到叶馨瑶眼前一亮心里不由暗自喝彩,好美的一个女人。一头漆黑的长发挽起了一个飞仙髻,配合脸上的绝世容颜,显得空灵脱俗。一双眼睛明亮无比,看起来很纯真。

  她今天穿了件并不紧身的衣裙,依然可以将她的胸前衬托出多高,更可以让人感受到她的腰部细的犹如一握显得很好,走两步看看,轻巧又摇曳的姿态又显出了少女青春活力的气息。心神荡漾下连忙做了个收势停止练拳「馨瑶姑娘这么早就醒来了,我还怕你不熟悉此间环境,早早就在你房前等候」

  叶馨瑶闻言顿觉心中一暖,自江帆走后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自己体贴关心:「慕容大哥,你真会体贴人,韩冰姐姐跟着你一定很幸福了」

  慕容启微微笑道:「是的,我与冰儿在一起琴瑟和鸣,从来都没拌过嘴怄过气」

  说完慕容启又道:「我们先去用过早膳,然后就出发争取今天赶到杭州,相信馨瑶姑娘对江帆兄弟也已经是望眼欲穿了吧」

  叶馨瑶俏生生的给慕容启列了下眼睛「慕容大哥,想不到你也会取消人家」
  慕容启笑道「馨瑶姑娘,我这是感同身受啊,可不是取笑你,这几年我在外奔波,每次要回家的时候都对二位夫人思念甚深呢」

  叶馨瑶昨天下午与慕容启交谈一下午已经与他甚是熟悉了「慕容大哥,你娶了两房妻子她们难道就不担心争风吃醋闹过矛盾吗?」

  慕容启笑道「不会的,先不说二位夫人都是知书达理,谨守三从四德的贤惠小姐,就是我身为练武之人,身体比普通人要强壮许多,她们单独一人都是承受不住我的,我自十七岁与大夫人秦婉成婚,直至她无法承受我之后,才提议我再娶一房为她分担,所以自冰儿过门后她二人一直情同姐妹感情甚好」

  叶馨瑶没想到慕容启突然说道夫妻房事上,脸色一阵羞红。不过她毕竟是现代人,好友闺蜜间也时常谈论这些事,只是猛然间一个异性与自己谈论有些愕然,不过她想到江帆也时常把她弄得全身无力高潮晕迷于是开口反驳「说到底还是慕容大哥你也是免不了男人本性,我家江帆也很厉害,就从没说过要为我找个姐妹」
  慕容启心中暗道那是没对你说,他早已经与我家小妹双宿双飞了,不过他知道现在还不到告诉她的时候「馨瑶姑娘,所谓食色性也,男子见到漂亮女色追求是很正常的,你将来说不定也会有无数好姐妹的」叶馨瑶表现出一个女人的娇媚,纤手理一理鬓前的秀发,抛过来一个巧笑,说道「我家江帆绝对不会的,他最疼爱我了」

  慕容启笑着没在接话吃过早饭,二人驾车又继续赶路一路上叶馨瑶也不好意思一直坐在车厢里,大多数时间都与慕容启坐在前面聊天,二人诗词歌赋都能聊到一起,让来到古代后只有江帆一人作陪的她生出到时找了个男闺蜜的感觉,等到中午过了绍兴时二人已经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了。

  马车缓缓地在山路间行驶,再有100多里地就能赶到杭州了。下午也就不着急赶路了,慕容启也就没让马车赶得像早上那么急了。二人有说有笑的赶了二十多里路后慕容启看到叶馨瑶面色有点疲惫的样子,于是说道「馨瑶姑娘,你累了的话进车厢去休息会,无需在这陪着我了」

  叶馨瑶这时候确实是有些疲乏了但她心里又不好意思开口,刚好慕容启主动说出来她心下一阵暖流「慕容大哥却是是个会体贴人的温谦君子呢」

  于是说道「慕容大哥,那我到车厢里去躺会去,要麻烦你了」慕容启说道「无妨,你快去休息吧,累坏了你。我可没办法与江帆兄弟交代的」

  叶馨瑶浅浅一笑起身掀开门帘钻进车厢,车厢里用一道屏风割成两部分,叶馨瑶拉开一扇屏风后。原来后半截是一个床榻,上面被褥一应俱全。

  叶馨瑶扣上屏风,取下面纱,露出千娇百媚的粉脸后脱了绣鞋,躺上床去刚合上眼没多大一会就听到外面一阵吵闹杂声,然后马车停了下来。

  有个声音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处过,留下买路财」

  她心下一惊,来到古代多时她虽然不出去但也是知道现在新宋的官府治下虽然还有压迫剥削现象,但是却基本都是人人有衣穿,人人吃饱饭,这打劫的山匪来的有点奇怪了。

  随后就听到慕容启说道「各位是求财的到时好说,稍等我去取来,诸位不要再往前走了,在下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免得误伤就难以善了了」

  接下来就听一个粗鲁的声音「好的难得公子明事理,只要公子痛快点我们也好说话,兄弟们停下把车围起来就行」

  叶馨瑶接下来就看到慕容启钻进车厢靠近她低声说「馨瑶姑娘,快把重要东西收拾下,一会我背你冲出去」

  叶馨瑶急忙把背包背到身上「我所有东西都在里面,没有要收拾的东西了」
  慕容启揭起被褥往叶馨瑶背上一披手中拿着床单俯下身子「情况危急顾不得虚文礼节,快到我背上来」

  叶馨瑶见他说的挺严重的也顾不得询问于是爬到慕容启背上,看到他用床单在她身上缠绕几下,把自己牢牢绑在他身上。虽然两人身体之间隔着一层被子,但她还是能感觉到慕容启身上好像全是充满了爆发性的肌肉。

  然后慕容启在车厢里找到翻碳炉的火棍,掀开门帘猛然一跃,向着侧面冲出。
  手中火棍挥动下抽翻了挡在路上的一个山贼,然后冲进了树林当中恍然间叶馨瑶只看到大约有三十多个人围在车边,山贼们嚎叫着「他们要逃」「好漂亮的女人,追上去不能放过」「哈哈,噢喔这下有艳福了」

  慕容启虎步飞跃,猿跳鸟飞动作敏捷的越过树丛和荆棘向着山里深处跑去,叶馨瑶爬在慕容启背上听着后面不断传来淫言浪语与山贼们的嚎叫。

  山贼们锲而不舍的追了足有八九座山头,慕容启也是累的气喘嘘嘘。身后还是隐约传来山贼们的呼叫声。

  叶馨瑶问道「慕容大哥,山贼们为什么会对我们盯着不放呢?」

  慕容启喘着粗气回答道「新朝重新立国后,对山贼土匪一向是绝不姑息的,抓到以后往往是满门抄斩,一时间是国靖民安。最近几十年有些好吃懒做之徒又固态萌发,扮作山贼往往是不留活口的」叶馨瑶「慕容大哥,不如把我放下找个地方藏起来,你去官府报官如何?」

  慕容启正色到「馨瑶姑娘说的什么话,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落到他们手中后果不堪设想,我纵然辛苦一些但自信还能在他们手中走脱的」

  叶馨瑶心下感动万分:「慕容大哥,我在这里就是江帆一个亲人,你对我,对我太好了,让我感受到了像个大哥哥一样的关怀」

  慕容启哈哈一阵轻笑:「馨瑶姑娘,那要是你不嫌弃,启就认下你这个妹妹,能有你这个聪明伶俐貌若天仙的女子做妹妹倒是我的荣幸」

  叶馨瑶心下也是十分激动她只觉得一阵阵被人关怀宠爱的激动涌上心头「大哥,馨瑶怎么会嫌弃你呢,你帮了我这么多,都不知怎么感谢你,能做你妹妹我是特别开心呢。」

  慕容启这时候心里也是特别高兴「好,好以后你就是我慕容启的妹妹了,以后要是谁敢欺负你,就找我,我为你出头」

  叶馨瑶把头靠在慕容启肩膀上觉得特别心安踏实,自从江帆离开后她从没这么安心过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大哥,我知道山贼怎么一直能追踪到我们了」慕容启问到「妹妹有什么发现?」

  叶馨瑶羞怯的到:「是因为我的体香,他们一定是追着我的体香味道寻来的」
  叶馨瑶一说慕容启恍然明白,这两天他一直对于叶馨瑶身上那种如兰似麝清新淡雅的香味疑惑,还以为是江帆研制的独特香水呢,没想到竟然是她的体香,想到这他心下一热,传闻天生体香的女子百分百会拥有一个绝世名器,不知道这个少女会拥有什么名器。「妹妹,这可如何是好,现在我们是只能与他们比拼耐力了就看是谁先坚持不住了」

  叶馨瑶想到水流可以冲散一切气味「大哥,你注意那块有河流,或水潭,我们只要潜到水里就可以遮掩我身上气味了」

  又翻过了三座山头,前面隐约好像是一片平原,树林星罗棋布紧密相连,后面的人还是紧追不舍隐约还能听见呼喊声。

  纵然以叶馨瑶只有90斤的体重也禁不住这样背着跑了将近八十多里地慕容启是痛并快乐着,此刻二人身上都是汗水蒸腾,叶馨瑶是被包裹在被子里面唔得单纯只是热的出汗,慕容启却是累的,虽然后背绵软娇躯背着十分舒服,但是在全力奔跑下此刻也感到有一些沉重了。

  慕容启翻过脚下山峰随着山谷走势,向前面平原走去。大约走了一千多米后从其它山间流出的小溪在前面汇聚成了一条几米宽的河流向前流去。

  慕容启心下一阵轻松,总算是快要结束这无聊逃亡了,在夕阳余辉下他仔细的观察着四周坏境,他在不住掌指深的河水中慢跑着,直到看到一处峭壁前有个一米高的洞口眼前一亮心下到真是天助我也。

  「妹妹前面有处山洞,我们进去躲避下,料想贼人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会躲在这里的」叶馨瑶一路一直安心的趴在慕容启背上仿佛有他在就觉得很安全,早已把他当做一个可以依靠的主心骨了「大哥做决定就行,妹妹都随着你」

  慕容启背着叶馨瑶踩着石头扭身而上到了洞口一看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满意了洞口虽然有1米高但是里面却是只有尺许宽度,越往里深处越是矮小,底部是残差不平的石头看上去像是水流渗出的洞穴,里面到时挺干爽没有虫蚁痕迹,更妙的是只要二人往里面一躺,狭小处用石头一堵就可以堵住洞口了。

  这时候的叶馨瑶已经对慕容启完全相信言听计从,根本没有考虑许多,在慕容启背上下来后她稍微活动了下腿脚后就把身上被子先铺进洞地然后自己躺进去,慕容启在外面找了块大石头先放在洞口,然后自己也倒退着挤进去后用手一拨,把石头正堵在洞口。

  叶馨瑶起初自己躺进去还没发觉什么觉得自己一个人还是挺宽松的,直到慕容启侧着身子慢慢进来后她才尴尬的发现,在这狭小的高度不足二尺的洞里两人竟然紧紧贴在一起了,她能感觉到自己胸前的一对挺拔玉乳,因为和慕容启胸膛紧紧相贴都被压成一个面饼一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从胸前不断扩散传遍全身。
  慕容启也是躺在旁边享受着身边少女与自己紧紧相贴身上传来软玉温香的舒适感觉,洞里一片漆黑。寂静的狭小空间里两人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和逐渐加粗的呼吸,过了不知道多久正当叶馨瑶有些羞耻不安的时候忽然感觉慕容启一双胳膊猛然把自己搂住了,正当她要开口时候听到慕容启轻声在她耳边说:「嘘,小声别说话,他们过来了」

  叶馨瑶收敛心神仔细听了下隐约听见了嘈杂声「兄弟们,仔细搜索,你们继续往前去追,这关系到我们身家性命马虎不得」

  这下她大气都不敢喘了躺在慕容启怀里心噗通噗通的直跳,忽然她感觉下身一根火热的东西抵在她两腿间,因为她身高比慕容启略低一点所以现在躺的位置那个东西仰头正好穿过自己两腿缝隙抵在私处。

  两人之间虽然有衣物相隔但是叶馨瑶还是感觉到了那个东西火热的硬度堪比一根烧红的铁棍,虽然她心里还是万分羞耻千般不愿,但是却敌不过身体的本能,私处花穴在那火热肉棒不经意轻轻抵触下,不断分泌出清澈热流汨汨而出。
  正当她忍不住要发出呻吟时,猛然赶到慕容启抱紧了自己,在耳旁低声说「别出声,他们过来了」

  由于慕容启这次抱的特别紧,下体那根肉棒也是更深陷到下体私处抵得更紧了。敏感私处被大力侵袭让叶馨瑶快感一下汹涌而来时,她耳边能清楚听到山洞外边传来声音「没有,这山洞太浅了,一眼就看到里面什么都没有,走了走了」担惊受怕的同时她强忍着身体里的快感猛然一口咬在慕容启肩膀上娇躯一阵颤抖。
  慕容启没想到这个天仙少女竟然如此敏感,他心中大喜如此尤物正是每个男人心目中的床上绝佳伴侣啊,感受到怀中少女停止了颤抖娇躯瘫软下来后,他知道打铁要趁热,要是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就要再次付出更多心力来得到这绝色佳人身体了。

  没有犹豫,他立刻解开腰带手脚并用的脱去下身衣裤后又在叶馨瑶身上摸索着解开她的裙带,黑暗中有些看不到,慕容启手忙脚乱的半天脱不下叶馨瑶的亵裤。

  此刻高潮一波后的叶馨瑶好像也被欲望冲昏了头,迷糊中她自己解开了亵裤系扣配合慕容启双腿蹬着褪下亵裤。

  慕容启看到怀中少女如此配合不禁喜出望外,他一个翻身把叶馨瑶压在身下分开她玉腿挺着早已硬的发疼的肉棒就往她私处捅去,可是饶是他经历百花,上过无数女人,晃动着屁股就是插不进身下这个天仙美女体内,正当慕容启要伸出一只手要去扶下肉棒的时候,猛然间却感觉到自己分身却被一个柔软的小手握着牵引到一处温热柔软溪水横流处,他立刻就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待到那小手刚停住就挺动腰肢往里刺去「嗯哼」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轻哼。

  慕容启一下就齐根到插底,虽然他看不到但还是可以感觉到叶馨瑶不但下面光洁无毛,而且小阴穴还紧致鲜嫩无比,慕容启只觉肉棒刚插到底就被一股极强的收缩力包裹吸吮,穴壁像有无数个大小不同的圈套,上下一起蠕动,像小嘴嚼东西一样在吸允着自己的大鸡巴。

  「嘶,好爽」慕容启口中发出一声舒服呻吟,心下想到幸好自己久经百战,换成个初哥恐怕这一下就泄了,慕容启双臂在叶馨瑶腋窝处穿过扶着她肩膀紧紧抱着,这一刻他觉得真是不枉费自己费劲心力的得到她身体真是太他妈的舒服了。
  人这种动物绝对是壹种低级动物,叶馨瑶心里纵然有壹万个不愿意,但是性器官确会完完全全背叛了她的内心。

  先是敏感处在慕容启肉棒轻抵下被送上高潮时那么她还有一丝羞耻感,那之后她就也不知道为么糊里糊涂的会配合慕容启脱下自己亵裤,感到下身私处那根肉棒在花穴周围乱撞就是不得其门而入时于是就牵引着它送到花穴门口。

  直到它破体而入深深插进来的时她还有份神志与江帆的做了个比较「没有老公粗,但是比老公鸡鸡要长许多」那长度直接抵在她子宫径口,让她整个人顿时充实无比于是她双腿死死缠住慕容启屁股用力的向自己身体中塞,好想让那根东西更加深入自己身体。

  过了好长时间,慕容启觉得缠绕在屁股上的那双芊芊玉腿有了一点放松于是挺动屁股想开始抽插,一动开才觉得当初整根鸡巴都插入叶馨瑶的小穴里时很轻松现在想再抽出来就有点困难,慕容启轻轻的来回抽插叶馨瑶也在轻轻的哼着,慕容启本来以为这么紧的小穴已经够爽了,然后这才知是个开始。

  当叶馨瑶适应他的抽插后,慕容启就加速了速度,来回深度也加长了。
  慕容启又亲又摸又抽插,慕容启从叶馨瑶的呻吟中知道她感觉越来越爽了,叶馨瑶的小穴随着慕容启的抽插变的越来越紧,到后来慕容启感觉自己的鸡巴快要被她夹爆了,像一只非常有力的手紧紧的攥着他的鸡巴随时都有可能给他捏爆,这感觉是慕容启从来没有过的,正是这种紧到爆的压力应用到整根鸡巴,慕容启反而感觉没那么想射,於是插的更卖力了。

  但叶馨瑶夹的实在太紧,他只能插到深处后再拔出一点点,就又猛的插进去接下来。

  慕容启的这种插法次次直达花芯可让叶馨瑶一阵爆爽,又是一波高潮来袭来,下身不断喷出汹涌的爱液。然而随着叶馨瑶的高潮,里面更紧了,慕容启在这么高强度的挤压下,紧到他都想停止抽插了,还好他的鸡巴够硬。

  慕容启很是怀疑再这么下去,叶馨瑶的小穴会不会把他的鸡巴给挤爆,於是他动作小了些,但因为是整根肉棒全插进去了,即使他动作很小,叶馨瑶仍旧爽到飞起。

  慕容启挺动屁股仍旧卖力的抽插着,从没想过搞女人可以这么爽,女人的小穴可以挤压到这种程度,不压於为处子开苞,甚至比处子挤压他整根鸡巴带来的感觉更爽,因为挤压的太紧太紧太紧,慕容启抽插的幅度不是很大,他平时常用的九浅一深,但这次是一路都深,要拔出来再插进去,他想这挤压力一直作用到他敏感龟头,估计用不了几下就射了。

  慕容启就这样一直插到叶馨瑶精疲力尽,他也没有射过。

  窄小的山洞里二人很快都是热汗直流,裹在二人身上的锦被都被汗水打湿了,慕容启再一次射精后把二人身上的衣物全部去除干净,把堵住山洞的石头也推开一半缝隙,他感觉山洞里的温度实在是太高了。

  这一晚慕容启一共在叶馨瑶体内抽插了内射她四次,每次射完后紧到爆的小穴都能让他快速恢复,直到最后一次射完精后才觉得乏困无比,用湿漉漉的被子裹紧二人后才沉沉睡去,进入梦乡前一刻慕容启还感觉能与叶馨瑶交合融为一体,简直是最幸福的事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